全能車App翻車背后:一份押金撬開所有單車,幕后公司坐擁27個商標

2874次 2019-11-01 上海商標注冊 昆明商標注冊 

  號稱“只需一款軟件繳納一份押金即可使用多種共享單車”的全能車APP翻車了。

  近日,上海公安機關破獲一起共享單車萬能APP案,犯罪嫌疑人通過發明一款“萬能解鎖”APP——全能車,以低廉包月服務費的方法吸引用戶,進行非法牟利。

  據了解,用戶只需在該APP上充值299元的押金,并使用真實姓名及手機號碼注冊后,就能實現“交一份錢,騎多款車”,打開市面上所有品牌的共享單車,并以低于這些品牌包月服務費的價格騎行。這樣的“萬能鑰匙”讓不少經常騎單車的市民大為心動,不少網友表示,自己曾用過該款APP,且一直以為它是一款正規APP。

  但最近發生的共享單車萬能APP案卻讓網友大跌眼鏡,據了解,該款APP影響了多家共享單車企業的正常服務,用別人的車賺自己的錢,造成共享單車公司損失人民幣約3億元。

  目前,該款APP在部分應用商店里已經顯示“此應用包含違規內容,暫不提供下載”。

  “萬能鑰匙”解鎖共享單車 全能車薅羊毛

  2017年,“共享經濟”在中國遍地開花,共享單車行業進入白熱化競爭階段,各大運營商大規模投放共享單車進行火拼的同時,有人卻瞄準了其中隱藏的“商機”。

  天眼查數據顯示,全能車APP的運營主體為深圳市前海鴻途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10月12日,法定代表人為鄧成名,注冊資本達1000萬元。該公司由兩個個人股東持股,分別為持股60%的疑似實際控制人黃婉連和持股40%的伍國平。

  據了解,2017年3月,全能車APP開始內測,期間只收取1元押金,并宣稱用戶無需下載多個APP,僅憑全能車APP,繳納一份押金就能任意使用包括摩拜、ofo、小藍在內的多種品牌的共享單車。憑借著“萬能鑰匙”的天然優勢和“二次共享”的商業邏輯,再加上低廉的押金和頗具噱頭的宣傳,“全能車”很快就積累起了第一批用戶,并于4月10日正式公測,成功上線。

  毫無疑問,全能車 APP解決了用戶不愿繳納多份押金這一大痛點,正如其官網所稱,“最大限度調用共享單車資源,幫助用戶減少使用成本”。

  但另一方面,“實惠便民”的同時,卻是合法合規性的隱憂。2017年7月,隨著“全能車”的走紅,摩拜、哈啰、ofo等多家共享單車均表示未對其提供授權,也從未展開相關合作,并在不斷通過技術手段封禁“全能車”違規賬號。

  2018年11月,哈啰出行以不正當競爭為由起訴深圳市前海鴻途科技有限公司。據天眼查數據顯示,該案件將于2019年11月6日在知識產權審判庭開庭。

  隨著事態的持續發酵,“全能車”的盈利模式以及由此引發的信息安全問題也不斷引起爭議。據有關專家分析,全能車最有可能是大量購買用戶身份信息后用于注冊共享單車平臺賬號,再由后臺隨時調取提供給全能車用戶使用。

  除此之外,天眼查經營風險顯示,全能車APP還曾兩次被列為經營異常,分別發生在2017年8月31日和2018年3月2日。

  前有各大共享單車運營商的“封殺”,后有公眾對其合法性和安全問題的質疑,全能車“薅羊毛”的行為卻依然屢禁不止。

  據了解,2018年11月1日,全能車低調上線打車業務,進軍網約車市場。其官網信息也變為了“基于共享單車和網約車模式而推出的便捷出行工具”。進軍網約車的同時,全能車還在試圖向其他領域拓展,據天眼查數據顯示,全能車共有包括“全能車”“全能外賣”“萬能酒店”“返利果”等27個商標信息。

  拓展業務的同時,天眼查數據顯示,2019年6月3日,全能車還以同樣的理由將哈羅單車的運營方上海鈞正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告上了法庭,但最終法院認為上訴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

  情況在2019年下半年發生了急劇轉變。據了解,上海警方于8月份接到哈羅單車等共享單車企業的報案,稱“全能車”App造成共享單車企業損失約3億元。

  經查,“全能車”公司旗下沒有任何一輛自己的共享單車,實際是一款黑客軟件,通過入侵截取共享單車服務器發送的數據包,并破解、添加會員信息,偽裝成月卡或年卡用戶,再返回數據包,以此欺騙服務器,實現開鎖。

  8月28日,上海警方以“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正式抓獲李某等14名全能車相關犯罪嫌疑人,現場查獲 68 臺服務器,全能車的薅羊毛之路就此結束。

  共享經濟成薅羊毛重災區

  實際上,“全能車”絕非個例,近年來,利用共享經濟大薅羊毛的大有人在。

  早在2017年,共享單車被上私鎖的現象就屢見不鮮,破譯密碼、免費騎車的新聞也時有出現。除此之外,系統自身漏洞優勢也有可能成為薅羊毛族的賺錢利器。2017年4月,彼時共享單車行業的兩大巨頭開啟“紅包大戰”,在摩拜宣布推出“紅包車”用以吸引用戶后,ofo也跟進推出了“騎單車,給紅包”的優惠活動。根據活動規定,用戶在ofo系統顯示的紅包范圍內開鎖,只要騎行超過500米、10分鐘,就能在騎行結束后領取最高5000元的紅包獎勵。但活動推出沒幾天,網上就出現了“利用ofo漏洞賺紅包”的技巧分享文章,用戶可以通過在手機上安裝虛擬GPS的方式來進行紅包區域與小黃車的定位,再通過正常的App軟件完成共享單車的租借,最終獲得紅包獎勵。有人甚至每天可以靠刷單獲取近千元的收益。

  曾有人為ofo算過這樣一筆賬,如果按照ofo每天大約1000萬單的訂單量以及在當時所顯示的紅包車比例來看,其中紅包車將達到700萬,如果按每個紅包平均5元計算,ofo的每天的虧損將達到2500萬以上。

  但這些都還只是冰山一角,隨著共享經濟的不斷發展,利用共享經濟鉆空子、薅羊毛的行為也從個人更多轉向了企業或者行業,甚至催生出了諸多“商機”,形成了較為完整的共享經濟“薅羊毛”鏈條。全能車的崛起正是這種轉變的體現,投機者看到了共享經濟這個大背景下的另一條“致富”之路,試圖通過非法破解其他企業軟件的方式“借”車賺錢。

  與共享單車被全能車“薅羊毛”類似,作為共享經濟中首個普遍盈利的產品,共享充電寶前不久也曾在一場破解倒賣風波中慘遭“薅羊毛”。2019年10月,有媒體報道稱,近期在閑魚上發現有大量共享充電寶以及共享充電寶通用破解教程出售,破解范圍涵蓋怪獸、街電、小電、來電、咻電等眾多品牌,共享充電寶江湖中的“三電一獸”無一幸免。利用共享充電寶相關漏洞,不少薅羊毛者再次從共享經濟中獲利。

全能車App翻車背后:一份押金撬開所有單車,幕后公司坐擁27個商標

  實際上,“薅羊毛”一時爽,卻極可能觸及法律邊緣,使自己身陷囹圄。

  近年來,就有不少因通過非法手段“薅羊毛”而獲罪的案例。2017年2月22日,北京火箭軍總醫院兩名護士因給共享單車上私鎖以盜竊罪被處以行政拘留5日。薅了兩年多羊毛的“全能車”最后也以“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半路翻車。對此,原告方哈啰出行方面表示,案件最后以“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逮捕嫌疑人,這是厘定了共享出行領域“薅羊毛”行為入刑的法律依據,也有效維護了企業及用戶利益。

  而在此前的共享充電寶破解倒賣事件中,據相關專家分析,公開出售共享充電寶破解技術可能涉嫌構成教唆犯罪,破解共享充電寶后占為己有或者再行轉賣也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涉嫌構成刑事犯罪。

全能車App翻車背后:一份押金撬開所有單車,幕后公司坐擁27個商標


上一篇: 一批新規11月施行 網絡平臺泄露用戶信息500條以上可入罪 下一篇: 漢源花椒:一張“金名片” 一把“金鑰匙”

廈門一品微客知識產權服務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20 www.gbxnyyr.cn 閩ICP備12024801號

有多少人靠时时过日 游戏下载陕西麻将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查 体彩江西11选五玩法 娱网棋牌大连打滚子 推倒胡麻将技巧视频 江西11选5今天开奖 2019年的排三全部走势图 广东快乐10分玩法技巧 贵阳麻将捉鸡 湖南快乐十分任三遗漏 广东十一选五免费* 分分11选5app 三中三三中二六组平码 幸运快三计划是真的吗 幸运28走势图计划软件手机版 网挣团队是不是真的